三千零一夜

這是他和她都很喜歡的一首香港歌手李克勤的歌。 听着这首歌,感受到能無怨無悔的陪着一個人走過一段艱辛的歲月﹐而對方又是能懂得感激的﹐那是一種福氣。 他常想,過去沒有這樣的福份﹐不知道將來會不會有。 十年後再聽到這首歌﹐她會在那裡﹐而自己會不會已有這個福氣﹐享有這樣的感動。

幻影

她從香港買給他的一個紀念品。只要把發條上緊﹐藏在背後那小小的音樂盒便會奏出谭咏麟的“幻影”,那首他很喜歡的歌。 在一起時﹐她總會提醒他在心裡很難受時記得要深呼吸﹐讓自己鬆弛下來。所以﹐他一直把這紀念品擺在自己的辦公桌上。 每天﹐他都習慣在早上聽一遍那悅耳的叮噹聲﹐感覺到还是离她這麼近﹐還是在那兒溫柔地叮嘱着他在不如意時﹐要記得深呼吸。 他时常在想,能不能讓這音樂停不下來﹐就像一直牵挂着她一樣,不想放开﹐一直永遠。